你怎么就是不明白:了解男女语言的差异

故事一:男人接到老同学电话,说周末过来出差,好久不见,聚聚。男人说:“行啊哥们儿,没问题。住我家,咱哥俩好好聊聊!”老同学欣然应允。男人回家和女人说了这件事儿,女人有些不快:“你怎么不和我商量商量啊,我什么事儿都和你商量后才做决定。可你总这么自作主张,你心里有没有我啊?”男人也有些不爽:“那我总不能和我哥们儿说我得问过我老婆之后才能决定吧?”女人生气了:“问老婆怎么了?我们朋友在一起的时候商量事儿,每个人都会说要和老公商量商量啊!”

故事二:男女在街头闲逛。

女人问:“你想看那个××电影么?” 男人:“不想。”于是继续前行。

回到家里,女人抱怨说:“你从来都这样,一点不关心我的感受,我想看那电影!” 男人:“我靠,我说你怎么总是这样?!你想要什么能不能直说?!”

故事三:女人很不耐烦,总觉得这男人怎么回事儿,一件事和他说了好多回,就是光说不做,还得说多少回啊?!男人更不耐烦,总觉得这女人怎么越来越唠叨了。。。

类似的故事我可以再讲几百个,相信每个经历过两性关系的男女都会有切身体会。两性之间的沟通常常出现问题,“你怎么死活就不明白啊?!”更要命的是,每个人都认为自己的语言和行为模式是正常的,而对方“不正常”肯定是有某种原因的。女人倾向于认为男人和自己不一样是因为“他不够关心我”,男人倾向于认为女人和自己不一样是因为“她老想控制和改变我”,于是乎,每个人都熟悉的无数经典桥段出现了。

成熟理智的人慢慢的会学会接受这种男女差别,不再尝试强行对方适应自己。满足现状,能沟通就沟通,不能沟通就沉默是金,否则说多错多。但在吸取教训的基础上被迫接受不代表真正理解,所以纵然尝试沟通,也总觉得似懂非懂糊里糊涂。我自己虽然标榜理性和沟通,但也常常觉得过去的经验支离破碎不可理解,简单的说“男女有别”顶如什么也没说,所以一直想找到一个角度和解释帮助我理解这种经验,把所有的支离破碎穿成一副明确的图景。女社会语言学家Deborah Tannen为我提供了这样一个清楚的视角,世界一下清朗了许多。

她的理论非常简单:男人思考和说话时,第一角度是上下高低的等级观;而女人在思考和说话时,第一角度是远近亲疏的平行观。这不是说男人不考虑远近亲疏而女人不考虑等级,而是何者是谁的第一角度。

任何的分析都有个起点,让我们先不去探究为什么会有这种角度的不同,而是先接受这种角度,看看用它来看世界能否帮助我们理解现象。

在这种角度下,面对任何场景,男人首先考虑的是自己在其中的“独立位置”(status),而女人首先考虑的是“关系的强弱和远近”(connection)。 所以男人更倾向于寻求“独立”(independence),  而女人更倾向于寻求“相互依存”(interdependence)。这种角度和“何者为先”的不同,带来了对同一事件的不同解读。不一定是相互误解,但是确实是不同的解读。

故事一里男人的行为是在寻求自己的“独立决定”能力,而女人则认为这种行为首先拉远了相互的距离,和“独立”、“权威”,或者“面子”扯不上关系,因为她认为就算商量了,她也一定会同意的,没什么好丢面子的。故事二里,强调“相互关系”的女人总是试图“先试探商量”,商量结果也许不重要,但“商量”这一行为本身就会加强“联系”,所以事无巨细总爱先商量。而男人对这种无论多琐碎的小事都要“商量”的行为很不耐烦。故事三里,强调“联系”的女人认为男人没做事是因为“联系”还不够,所以继续加强“联系”;而男人认为这种不断加强的“联系”是一种外力,在干扰自己的“独立位置”,为了突出自己的独立性,本能的要拖延一下,好像自己最后的行为是自己的选择,而不是在执行女人的命令。

这个理论当然很简化,就像经济学全部的精义就一句话 — “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”。咋听没什么稀奇,好像常识,但如果你能一以贯之的用这个角度看所有的问题,理论的力量就会慢慢显现。在所有的狂热和不理性中能看到“不免费”,总能看到成本,那常识就会变成“清醒”。在所有的大事小事中都能看到成本,用这个角度去分析,那常识很多时候就会变成“深刻”。同样地,把这个“位置和关系何者为先”的角度贯彻到底,能帮助我们理解很多事情。

再举两个例子吧。

我个人的经验中,最让我迷惑的是女人们对“安全感”的强调,而我通常被认为是一个“没有安全感”的人。这让我很迷惑,因为我认为“安全感”只能是“自己给自己的”,把这种感觉交给别人的行为本身就非常不安全。而现在我知道,我们各自理解的“安全感”完全是两个概念,南辕北辙。我的“安全观”首先强调的是有自己独立的位置,不在重大事情上依附任何人,有独立决定和行动的能力,而这一切当然要靠自己给自己。而女人的“安全感”首要强调的是“关系的亲密程度”,要在各种事情上建立坚固的关系,通过紧密的关系来应对外部世界,预测对方的行为,所以关系的疏远、交流的不畅、以及行为的不可预测会带来安全感的丧失。就算是寻求到自己的独立位置,“安全感”也仍然来源于巩固的关系。

另一个例子是社会学家Riessman对男女对离婚的不同态度的研究。婚姻双方在离婚后,一般都会表示自己获得了更多的自由,解脱了。但是,到底是从什么中解脱了呢?!这个答案男女有别。女人们说:再也不用担心丈夫对自己行为的反应,再也不用担心自己对丈夫的奇怪行为该怎么反应了。而男人的回答是:感觉不受束缚了,感觉不用好像每天被关在家里了,责任也轻了。由此可见,女人的婚姻负担是“内在推动”的,总是要担心怎样建立和丈夫的种种联系,怎样回应对方的行为。而男人的婚姻负担是“外部给予”的,是强制性的“角色扮演”以及行为受束缚后的种种不快。

这样看来,不同的话语方式的交流就像是两个不同世界的交流,也难怪,words和worlds长得很像。每个人都想找个能倾听自己的人,有个小说中的女主人公爱上了男主人公,原因只是因为他有一双巨大无比的耳朵。但是倾听不等于理解,希望这本精彩纷呈的社会语言学杰作《你死活就是不明白:对话中的男女》能帮助你理解对方,从中也理解自己。里面无数个生活场景我都似曾相识,相信你也是,因为它就是我们的日常生活,男女的差异是跨越文化和国界的。

Published by

小车

网站技术工人